今天是:   天气: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物访谈 >

三十年前,我们骑着摩托拍遍了中国

时间:2017-11-02 17:43来源:李天社 作者:广东网络电视 点击:
一段尘封三十年的往事 一次纵横祖国五万里的拍摄 一次探寻自我成长的旅行 三十多年前,中国女排接连夺冠,国人抢着首漂黄河。在成都,一帮年轻摄影人也要干一票大的:他们骑 着摩托车,拍下壮美山河,在兵站与村寨举办摄影展,在宿营的帐篷中争论摄影艺术彩

 

  一段尘封三十年的往事 

 一次纵横祖国五万里的拍摄 

 一次探寻自我成长的旅行

 三十多年前,中国女排接连夺冠,国人抢着首漂黄河。在成都,一帮年轻摄影人也要“干一票大的”:他们骑

着摩托车,拍下壮美山河,在兵站与村寨举办摄影展,在宿营的帐篷中争论摄影艺术……彩色负片封存多年,影

像斑驳不清,年轻的时代气息却扑面而来……

 摩托车和照相机

今年我六十八岁了,日子过得真快,三十多年前,我和我的摄影朋友们驶侧三轮摩托车沿祖国边疆25个省、市、

自治区进行为期一年的野外摄影考察,历经艰难险阻,走完五万里全程,拍下了这些照片,也留下这些难以磨

灭的记忆。八十年代,摄影帮助我建立了和自己的关系,也帮助我们建立了与祖国山河的关系。

 我1948年8月7日出生于四川南充,1965年的冬天,村里来了个招兵的任排长。我快跑去跟四爸说,“我要去

当兵,我要去当兵!”。当兵,可以说是我人生中关键的转折点。

 在部队上服役了两年后,1968年3月,我正式调到军代处,成为了一名摩托车机械化通讯员。时常一个人开着

摩托车去城里送信,陌生的街道眼花缭乱,有一天,我在火车站附近的照相馆里。看到有师傅“咔嚓咔嚓”,

按下一个什么东西,不一会儿,还从里面取出一卷东西出来。然后跑进一间房,没多久,刚才站在这里的几

个姑娘的合影就印在一张白纸上了。

 这实在是太神奇了。

 第二天,我又跑到照相馆来。请求他让我义务帮忙,教我点照相的技术。老板信任军人,欣然同意。学了

没多久,我花了一个月的工资下血本买了人生中的第一台相机——八块钱的华山牌相机。当兵的这几年,

除了会开摩托车之外,我还学会了拍照片。

 激流中的八十年代

三十二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认识了当时在铁路局科研单位任专职摄影师的许康荣老师,我向许老师拜

师学艺,经常跟着他到处跑。金牛黄山摄影社便是我们常去的地方,在这个圈子里,我跟一些成都的摄影

家认识、交往,学习。

 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打开了人们通向未来的信心。1981年,中国的第一支时装模特队成立;1984年

10月,10所艺术院校开始公开招聘人体模特儿;沿海城市的人们,正一门心思准备下海经商……成都这边,

1985年6月,西南交大年轻的摄影师尧茂书为了抢险美国人肯·沃伦探险队首漂长江,不幸的是,开漂仅

一月,行程仅千余公里,7月24日便在青海玉树通伽峡遇难,时年32岁。

 尧茂书出事之后,成都这边,金牛黄山摄影社的这些摄影家也开始萌发出“西部万里行”的想法来了。

 “既然有长江漂流为国争光,我们是不是也要干一件为国争光的大事?”

 “他们从水上走,我们就从陆上走?”

 “从陆地上走,我们用什么交通工具?我们只是一帮搞摄影的,我们不是探险家。”

 “之前,我们有过一次南疆万里行,用的是摩托车,那这次也用摩托车?”

 就这样,来自成都各单位的年轻摄影人加了进来,有科技出版社的编辑,自然研究所的研究员,建筑

科研所的摄影员,计量情报所的工程师,电视台新闻部主任……1986年元月,由成都金牛摄影协会主

办的《摄影通讯》首页上刊登了这样的一则信息,“改革年代中摄影实践的一次壮举——驾摩托纵

横祖国五万里进行摄影综合考察”。紧接着“五万里”成员名单也刊登了:队长葛加林,副队长许

康荣,临时党支部书记彭小岷,队员梅元皎、彭建商、杨旭、汪秉宁、赵鸿汉、李显陵、陈轲、靳

立荣。

 虽然最初的名单上没有我,但我仍然开始努力做着候补人员的准备,我坚信,自己一定会加入到队

伍中的。跟着这些摄影家们,我不仅可以看到平时看不到的风景,学到平时学不到的摄影技术,还

可以一起陶冶情操。说不定,还可以通过摄影这门艺术来改变我之后的人生? 

 出发,朝着梦想的方向

为期一个月的拉练磨合后,1986年4月1日,早上五点我就起来,穿上专为“五万里”赞助的运动服,

戴着坦克部队赞助的黑色坦克帽,威风凛凛的踏上了那辆漆成橘黄色的双燕750侧三轮摩托车。到

四川省诗书画院集合。此刻,诗书画院不宽的院子里,已聚集了数十人。多家省市媒体的记者不断

涌入,还有好多摄影爱好者也挤进来,想看看今天这里将要发生什么样的大事。

 八辆摩托车挡风玻璃处红漆喷印“纵横祖国五万里”,墙上挂着一张沿边境标出了路线的中国地

图。随着一声号令,八辆黄灿灿的摩托车,油门一踩,轰的一声驶出院子,向天府广场开去。街

头人潮涌动,为我们送行。八辆摩托车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缓缓地在广场上划出一道驶向梦

想的美丽弧线,用今天的话来说,那场景,简直是拉风惨了。

 翻越垭口

4月2日,我们从峨眉向峨边进发,一幅幅川南胜景出现在眼前。听说椅子垭口到了下午四五点钟

便是“飞沙走石”,所以午饭后,我们一刻也不敢耽搁。

 坐落在绵延百里的山脉大风顶椅子垭口(海拔高达 3086米),是大小凉山的过渡带,也是美姑

县与峨边县的分界线,所以这里群山逶迤连绵,林海苍茫。当我们的车队快要接近椅子垭口时,

山上浓雾弥漫,天色灰暗,气温顿时下降到零度。只见前面的摩托车队伍不一会儿便被浓雾一口

一口地吞噬了,能见度非常抵。再加上那个时候的国道并没有如今的国道这样平整,道路窄且

险。我的搭档在摩托车的边斗里缩成一团,一声不吭地裹紧皮夹克,抵御着寒气的侵袭。不一

会儿,他从行李袋中取出一块棕色的东西,用小刀切了一块往我嘴边送:“来,天社,吃一块

巧克力,补充热能。”云雾还在不断从山峦背后、沟壑林荫中衍生,使人有步入仙境的感觉,

似一幅壮美的山水画卷,令人遐想。

 彝族汉子(待续)

 

 

(责任编辑:广东网络电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 专访野生动物摄影师徐征泽

    徐征泽,专业生态摄影师、生态摄影讲师;野生动物拍摄足迹踏遍北极、南极、非洲、亚洲...

  • 网站正在全面改版

    尊敬的 各位网友: 为进一步加强网站建设,提高网站服务质量和水平,我们对网站进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