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天气: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物访谈 >

风光抚摸心灵,纪实抚摸良心—摄影家张吃访谈

时间:2018-02-23 17:12来源:未知 作者:广东网络电视 点击:
张驰,又名张吃,号饭碗,字铠麟。1956年生于山东寿光,汉族。 先入伍,后做工,又小职员。因偶然发表小说去做了几年文化干部,期间读了几筐杂书。1986年 辞职,运输、贩卖、养猪。1989年创办张弛活塞制造公司。 2000年学弄摄影,2001年出版《一弄集》,2005

 

 张驰,又名张吃,号饭碗,字铠麟。1956年生于山东寿光,汉族。

先入伍,后做工,又小职员。因偶然发表小说去做了几年文化干部,期间读了几筐杂书。1986年

辞职,运输、贩卖、养猪。1989年创办张弛活塞制造公司。

2000年学弄摄影,2001年出版《一弄集》,2005年出版《二弄集·坝上》,2010年出版《二弄集·

坝上散》,《三弄集》在拍摄中,《不弄集》在冥想中。

2002年成为瑞士阿尔帕相机唯一签约摄影师,2005年《二弄集·坝上》获第五届平遥国际摄影节图

书大奖。

已逃出城市,栖身于山东潍坊市郊回归山庄。围绕一口老井,自建平房、篱笆、荷塘、瓜架,种菜

种果,养鸡狗鹅鸭于青竹林内,周遭开着蔷薇花。于鸡舍门侧手植腊梅一株,向往鸡鸭生蛋时会有

暗香浮动。最喜黄昏小院中,自产鸡蛋炒大葱,烫一壶老酒饮至微醺,披衣独坐于土炕之上作逍遥

游,也许扶摇直上,也许顺流而下,也许化蝶翩翩于好风,也许倒头便睡,不知南北西东……

常散心于坝上,近又喜去终南山寻觅。自觉尘缘未了,又觉禅缘渐近。正出入于两境之间,徘徊来

去也!阿弥陀佛,顺其自然,随遇而安罢!

 

摄影/张吃 采访/蔡焕松

 

时间:2010年7月7日 上午

 

地点:中国摄影家杂志社

 

蔡焕松:我从资料中知道,你是为了逃避都市的喧哗生活,寻找心灵上的一种解脱,而喜欢摄影,扎根坝

上。用你的唯美风光摄影奠下你在业界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你逃避城市生活的想法当然是实现了,而心灵

上的解脱得到了吗?为什么?
张吃:如果要彻底解脱,光通过摄影办不到,但是摄影最起码起到了一个观察和沟通的作用,摄影有时间

让你离开城市,跑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去,让你思考。我觉得如果用“解脱”这个词,有点过重。如果说心

灵上得到了一些“安宁”,这个是实现了。
回到城市,烦躁积累到一定程度时,摄影这种方式,能让我迅速安静下来,进入另外一种状态。
蔡焕松:我在研究你的影像时,发现你所呈现的作品,从影像上来讲,有一个演变的过程。你的视觉越来

越广阔,你对影像质量的要求越来越细腻,包括肌理、纹理。在追求变化的过程中,你的器材选用也有变

化吗?
张吃:是的。我可以从头讲讲我用器材的过程。我这个人追求完美,拍风光一开始就用的是哈苏903,38焦

距镜头,但是发现以当时的功力驾驭不了它,然后回过头来用一系列的长焦镜头。我拍的第一本书叫《一弄

集》,回头再看自己这本书,越看越觉得不好意思。后来在坝上老看到这一番景象,一个老师或者一个导游,

或者当地一个出租车司机,把一群人弄到山上,然后大家把长枪短炮架在那儿拍同一个画面,我想雷同就没

出路。最后发现了617这个机器,坝上的这种绵延起伏的地势、蒙古的长调和塞外风光,与617宽画幅是同一

种感觉,我后来出的那本彩色摄影集《二弄集·坝上》,就是在平遥国际摄影节拿大奖的那本书,基本上是

用617相机拍摄的。后来,发觉这样还是没能表达我内心真正的感觉,就开始驾驭广角的相机近距离拍摄。
蔡焕松:那也就是说,你在坝上拍摄过程中,从蒙古的长调得到灵感,就是找到了617相机表现功能和你对

坝上的感受起共鸣的一种对应关系,然后在拍摄过程中,随着你思想的升华,你的器材也在调整。所以这两

者是对应的关系,思想升华,器材跟不上就调整,调整以后器材又更有利于表达你想追求的东西,你使用的

器材就是这么一个演变的过程。
张吃:是。越近,照片的素质越高。和人的眼睛一样,离得越近看得越清楚,镜头也是这样。所以说从这个

时候素质就提起来了。你200米远拍的东西,和我现在隔两三米拍的东西,绝对不是一回事。从此我开始追求

极致,极致的镜头,极近的距离。并且发现,好东西就在近处。
蔡焕松:是,你的心灵、器材和环境三者之间建立起了一种关系,这很重要。一个摄影家的视觉语言表达,

要借助照相机,面对不同的拍摄物,用不同的视觉语言来表达,确实需要不同的器材。你这一条经验找得很

好。
坝上是当地农民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由于大批像你这样的摄影师借坝上这个世外桃源来逃避浮躁的社会生

活,寻找自我心灵释放而选择摄影这种特有的行为方式,而无休止地进入坝上,从而引发了各种利益驱动行

为:有的想借助这块世外桃源来逃避现实生活;有的想在这里拍一些美景,回去跟亲友分享;有的想靠坝上的

景色,完成自己的功利的追逐;有的想通过坝上自然风光,证明其存在的必要,证明自身价值,这诸多的因素

加起来以后,坝上已经不是原来的坝上。很多人在坝上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你觉得生于此长于此的当地老百

姓得到了什么呢?

张吃:老百姓的心情很复杂,这个又回到我说的城市的话题。城里人去了,从而商业行为成为主流。坝上的

人得利的是谁,首先是那些有权把山门拦住卖票的人。坝上横跨两个省,所以就出现了要到达坝上,必须要

交两次以上的门票钱才能到达,不管是摄影者还是旅游者,都得交双倍的钱,这个让去的人感觉很不舒服。

然后是那些当地的有头有脸的人。坝上有觉悟者,包括当地政府的人。但是大部分的人在自觉不自觉地进行

损害坝上的事情。我从2001年开始关注坝上,《二弄集·坝上》的后记中我有一篇文章,叫做《坝上流水》,

文中表达了我对坝上深深的忧虑。因为就是那么三四年的时间,坝上已经面目全非了。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就

逐渐产生了一种无可奈何的心情。我拍的坝上,现在是一个嘈杂的坝上。因为我的《二弄集·坝上》有一幅蛤

蟆坝很美的照片,现在蛤蟆坝上站满了摄影家,都去拍对面那些有着唐宋遗风的风光,谁关注如此美丽风光下

面生活着这么一群老百姓!我什么也不说,用镜头来关注吧。所以新书《坝上散》用一张美丽的风光开头,用

一张美丽的风光结束,中间这一段是老百姓,大自然主要的角色是谁?是人。在美丽的风光下面,这些人的生

活状况如何,我作为一个旁观者尽量客观地去拍吧。


 

 

(责任编辑:广东网络电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 专访野生动物摄影师徐征泽

    徐征泽,专业生态摄影师、生态摄影讲师;野生动物拍摄足迹踏遍北极、南极、非洲、亚洲...

  • 网站正在全面改版

    尊敬的 各位网友: 为进一步加强网站建设,提高网站服务质量和水平,我们对网站进行了...